栏目标题

旅游散文

首页->旅游散文

美伦美奂的秦代“云纹瓦当”——“秦系里耶·耕读历史”系列散文之五

作者:山里人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9日  来源:里耶管委会

  去湘西里耶秦简博物馆参观,走到“时空遂道”前,首先映入你眼睑的便是一个硕大洁白地圆形图案。此图案美伦美奂,精妙无比,令人浮想联翩。其实,这是一块被放大了的秦代“云纹瓦当”,而真正的实物出土于里耶古城遗址的废墟之中,现陈列于博物馆的展匮内供人们观赏!

  说起古代的建筑物件和建筑材料,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秦砖汉瓦”。那么,这块出土于里耶古城遗址废墟之中的秦代“云纹瓦当”,便是这千千万万块“秦砖汉瓦”的典型实物,对研究秦汉建筑具有较高的文物史料价值。当人们在里耶古城遗址参观时,一定会去看位于城北的废墟坑。坑内散布了大量的残碎瓦片,密密麻麻,凄凄楚楚,令人有几分伤感!然而,大家别小看了这些残碎的瓦片,它距今己有2200多年的历史,它是秦王朝迁陵县衙的废墟。可以说,这些古拙质朴、年代悠久的碎瓦片,每片都散发着历史的气息。有几次,我陪同日本和韩国的友人参观古城遗址,他们看了废墟坑中的碎瓦片后兴奋不己,有人还悄悄地检拾一片带走。我问一同来的几位国内专家学者,他们悄悄地检拾这碎瓦片有什么用?专家学者告诉我,他们可能带回日本、韩国去检验瓦片内含有什么成份,了解我们老祖宗的智慧。悄悄地检拾,是怕你们不准拿走啊!

  在里耶秦简博物馆陈列展示的秦代“云纹瓦当”,便也是从古城遗址的废墟坑中检选的,一共有好几块,都具有当时建筑材料的代表性。与此同时,博物馆还陈列展示了几块保存完好的秦代“筒瓦”,它们也是从古城遗址废墟坑中检选出来的,呈青灰色,古拙质朴,纹理清晰,更是“秦砖汉瓦”的典型建筑材料。不难想象,2200多年前的秦代建筑艺术就已非常臻美了。这些秦代“筒瓦”再配上美伦美奂的“云纹瓦当”,一栋漂亮的秦代瓦房就呈现在你面前,会让你为之瞠目。这样,“云纹瓦当”就在整个秦代瓦房之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屋檐口前一排“云纹瓦当”更是将整栋瓦房装扮得美丽无比,就犹如一位美丽的少女头戴着花环,更加靓丽。

  要说“瓦当”,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下瓦的来历,因为“瓦当”只是瓦的装饰和辅助材料。据《广韵》、《古史考》记载:“夏时昆吾氏作瓦。”由此可见,在距今4000年前的夏王朝时代,一个叫“昆吾”的氏族发明了瓦,人们在那时就已经使用瓦了。《说文·瓦部》解释:“瓦,土器已烧之总名。象形,凡瓦之属皆从瓦。”也就是说当时的瓦包含较广泛,有“瓦盆、瓦罐、瓦钵”等等。又据《史记·龟策列传》:“桀为瓦室。”夏桀王时代,用瓦作室,这便是最早用瓦盖房的纪载。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用瓦盖房就非常普遍。而秦代的“筒瓦”,更是这一时期较为精湛适用的建筑材料了。

  “瓦当”是中国传统建筑最重要的构件及特征之一,几乎与中国古建筑的发展兴衰相始终。“瓦当”俗称“瓦头”,是覆盖房屋檐头筒瓦前端的遮挡。它是古代建筑物的重要构件,起着保护木制飞檐和美化装饰房屋轮廓的作用。“瓦当”有半圆形和圆形两种,圆面图案起初是“素面纹”,后有“文字纹”、“动物纹”、“云纹”等数十种,构思巧妙,独具匠心,美伦美焕,想象丰富,其线条细腻而不繁琐,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目前发现最早的“瓦当”,是出土于陕西扶凤岐山周原遗址,距今约3000年,大多数为素面半圆形“瓦当”,当时称之为“半瓦当”。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群雄并起,“瓦当”作为建筑装饰材料,其图案艺术得到了极大发展,当时最有名的是齐国“树纹瓦当”、燕国“饕餮纹瓦当”和秦国早期“动物纹瓦当”及后期“葵纹云纹瓦当”。因而形成了第一个“瓦当”艺术的鼎盛时期,呼应着历史的变迁。《史记》中曰:“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在“六国”不思进取之时,反而是秦国由弱变强,其变化的过程却在小小的“瓦当”上得以清晰显现。秦定都雍城前后,狩猎仍是秦人生活的主要来源,而此时在其东方的诸国君已发展到了奢靡之地步。这时的秦代“瓦当”多为动物纹,生动反映了当时秦人生活的艰辛。“穷则思变”,秦献公当政后迁都栎阳,秦孝公使“商鞅变法”,再迁都咸阳。短短三十年秦国锐意进取,自我革新,由弱变强。此时的秦代“瓦当”由动物纹转变为葵纹,继而又转变为云纹等规整图案为主,体现了秦代政治上的严明,制度上的规矩。“云纹”是从天上云朵变化而成,也有“水涡纹”的变化,谓之秦人崇尚“水德”。之后云朵简单化了,只剩下几笔规整的线条。从对动物的热爱转为对大自然的热爱,本身就是人性更深层次的觉醒。“商鞅变法”成功,秦国进入鼎盛时期,此时咸阳宫殿上的“瓦当”几乎全部采用了“云纹瓦当”。“六王毕,四海一。”秦始皇一统天下,在其修建的陵寝中就大量使用了中间为网格的“云纹瓦当”。从秦始皇陵出土的“云纹瓦当”,我们就发现这批“云纹瓦当”其形式一致,其风格一致,印证了“秦一统”的标准。“云纹瓦当”到了秦代己非常成熟了,以“云纹”为主题的瓦当,还具有光明、闪亮之感,这与当时秦王朝、秦始皇“祈求太平,天下一统,问仙升天,永享嘉福”的思想有着密切关系,同时,这也是秦汉时代人们普遍的精神意识反映。里耶古城出土的“云纹瓦当”也是这一时期的典型建筑构件,其图案中间为网格周边为“四朵云”围绕,是相当规整的“云纹瓦当”。

  记得,有位作家曾在他的诗中吟颂:“瓦当美,中国美。”“云纹瓦当”一般是在圆面上作四等分,各饰一朵卷曲云头纹样,美伦美奂,变化多端,有四面对称,有网格相隔,有相互缠绕,有同向旋转,形成曲线与直线的对比,这样的图案纹饰极具动感,极富韵律美感。在秦代“云纹瓦当”中有“三朵云”、“四朵云”、“五朵云”的图案。但以“四朵云”图案最多、最普遍。那么这“三、四、五”有什么寓意呢?在古时候,人们讲究“阴阳五行”、“天地相应”的思想,“三”代表“日、月、星”,“四”代表“四海归一”,“五”代表“金、木、水、火、土”,这是古人的宇宙观。其玄妙感就在于用严格的数目,特定的方向位置,反映复杂而神秘的“天地气象”、“五行时序”等内容,以达到宣扬封建君主制威严肃整的社会面貌。里耶古城出土的秦代“云纹瓦当”都是为“四朵云”图案,就是秦王朝的“四海一统”之意,要求人们顺天意,尊天意。天为君,天道永存,天道无限。到了汉代,“瓦当”又出现了一个辉煌时代,其图案艺术更是丰富多彩,变化无穷。而到了唐、宋、元、明、清时代,还出现了“铜瓦当”、“铁瓦当”、“琉璃瓦当”,小小的“瓦当”更是被封建统治者渲染得富丽堂皇。然而,随着一个个封建王朝的土崩瓦解,高悬在一座座巍峨宫殿上的“瓦当”也纷纷陨落泥土,积淀于华夏古老文明的沃土之中。今天,当我们行走在里耶古城参观,府身观看这些秦代“云纹瓦当”碎片之时,抑或检拾一片,拂去尘土,拭目审视,竟然觉得这一块块沉睡地下千年的“瓦当”,其艺术价值不因时间久远而逊色,其历史价值不因封建王朝崩析而湮灭。相反,我们透过这一块块“瓦当”,可以窥见中国古代的万象。可谓方寸之间,气象万千!

  如今,人们发展旅游洪流滚滚,热火朝天。但别忘了在做古代、特别是秦汉建筑物时,多收集一些那个时代的像“云纹瓦当”这样的建筑构件,本着“修旧如旧,存其原真”的基本准则,作为对历史的直观展示,少些“急功近利”,“花架子”做作,以求达到符合历史,尊重历史,而无愧于我们的老祖宗!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