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标题

旅游散文

首页->旅游散文

湘西印象

作者:唐鹏飞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0日  来源:湘江原创

进入湘西境内,已是傍晚时分。我抑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激动,急忙摇下车窗,一股自然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氤氲中似乎略带点点羞涩,视觉是那样的柔软舒适,味觉是那样的甜美,心情是那样的愉悦。从窗外极目远望,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我终于再一次踏上这片魂牵梦绕的热土,极力想探寻这一神奇的经久不衰的梦幻般的王国。

因为有着对它深深的眷恋,从内心深处迸发出的一种炽热的情感促使我该为它做点什么。是的,我该写点东西,来形容它,赞美它。我要为它点燃一根烛光,在它璀璨耀眼的光芒中增添一丝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亮色。

我们这一行,是匆匆赶上秋天最后一趟时间快车,上天似乎也十分眷顾我们这次活动。整个世界就好像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洗刷:一轮夕阳悬挂在群山之上,绯红色显得格外耀眼,群峰在夕阳的映照下,加上云遮雾罩的山峦,整体呈现出一幅亦真亦幻的曼妙图景。山脚下微微露出的一排排吊脚小楼,小楼上若隐若现的袅袅炊烟,加上那一座座高架大桥从山腰蜿蜒穿过,恰似仙女身上的一根玉带,宛若置身于童话般的世界。那市区闪烁的霓虹灯,和路上绵延如龙的汽车尾灯,好像几千年农耕文明和现代文明形成了断代。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和谐、安详,令人心旷神怡。把一幅幅奇妙的湘西图景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让我们尽情享受这一视觉大餐,尽管这只是它的一小块画面。

我崇拜湘西,崇拜这里的一切,仿佛一尊神秘的大佛向我压来左右我的思绪,如果正赶上一曲正在上演的傩戏,我真的就像置身于那一个傩人头戴面具身穿傩服驱赶着的那一个幽灵,历经千年万年,挥之不去。如果可能,我宁愿做那一位坚守敦煌的王园錄,虽然没有鸣沙山上吹拂千年的风沙声,但是依稀能够看见照在山顶的那一轮圆月。

我是第二次踏入湘西这片神奇古老的土地。第一次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十多个小时绿皮火车的颠簸,疲惫的身躯依然掩饰不了眼睛如饥似渴的光芒,想把它尽收眼底,撩开它神秘的面纱。沈从文先生曾经说过,沅陵的美,美得让人心痛。其实,沅陵和湘西山水相连,行政上的划分当然阻隔不了大自然整体的物华,属于大湘西的一部分,这样的赞美给了湘西美的注脚。先生的话当然精神,恰如其分,令人起敬。然而先生只说对了一半。在我看来,湘西的美,美的不仅是山,是水,美的是它那里的风物,美的是它那里的淳朴,美的是那里的静谧,美的是它那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脸上始终洋溢出笑容的人们。

我们这次活动,是应家住永顺县的W君和P君的真诚邀请,加之同窗25年相聚的余热未散,一些同学按捺不住火热的心情,想用一支魔幻般的笔,再给自己的生活勾勒出一片绚丽多彩的花瓣,增添人生旅途中一断美好的回忆。同学相聚当然美好,值得留恋。但是我们从心底上都是在想,体验湘西的风土人情、领略其名胜古迹、大块朵颐才是我们另一个真实的想法。本来我没有时间参加这次活动,但是“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的秉性竟然千方百计的挤出时间参加了这次活动,“神龟虽寿,犹有竟时”,何不趁这大好时光来一次浪漫之旅。

我们相继从惠州、衡阳、长沙、湘潭、株洲、宁乡、慈利等地出发,一行十五人相约在永顺县城集合。一进入永顺县城,就立刻被县城的气场所感染,群山环绕,几条蜿蜒的公路延伸向内,好像是热情拥抱远方归来的游子,抑或是欢迎天下到来的客人。这种景象,在傍晚若明若暗的灯光映照下尤为显得突出。W君P君早就在县城道路入口处迎接,下车后我们集聚一堂,欢声笑语围坐一炉,热腾腾的饭菜摆上桌,本地的米酒喝起来,湘西人的好客,是发自骨子里的,没有丝毫的敷衍和做作,从他们的眼神和一举一动就可以看出真诚。带着微醺,我们漫步于县城,同学相聚,总是免不了再次提起同窗时曾经的故事和笑点,女生们银铃似的笑声和男生们近乎粗犷的话语在银色月光下给这庄严静谧的县城增添了一丝靓丽的风景。

欲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必先了解这个地方的历史。于是我们参观的第一站就是老司城,其实,老司城并不是一座城,而是一个遗址,包括方圆数公里的大片区域,从它的博物馆粗略了解,它位于永顺县城东20余公里处的灵溪镇老司城村。本名福石城,因是土司王朝八百年统治的古都,亦称司城、老司城。是南宋至清雍正年间永顺彭氏土司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老司城分内罗城、外罗城,有纵横交错的八街十巷,人户稠密,市店兴隆,史书有“城内三千户,城外八百家”,“五溪之巨镇,万里之边城”的记载。老司城是土司制度的物化载体,是中国古代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发展的活标本,于2001年被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5年永顺老司城遗址与湖北恩施唐崖土司城遗址、贵州遵义海龙屯土司遗址联合代表的“中国土司遗产”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老司城是至今保存比较好的遗址之一,游区基本上保存原始的风貌,没有故意的雕饰和现代化的做作。青石板的小路,原始的山林和古朴的道观,给了我们如入神仙般的境地。我们坐上小船顺小河而下,听船哥唱着情意绵绵的本地山歌,现在省委工作的C同学也是湘西人,不时对着山歌应和,再参杂Z君X君幽默风趣的话语,笑容刻在每个人的脸上。

芙蓉镇,这个名闻遐迩的地方,谢晋执导的《芙蓉镇》拍摄地,曾使多少人慕名而来流连忘返,来寻觅它的足迹和曾经的故事。道听途说和书本上、电影上了解到的情况终究不是完全的真实,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带来视觉的冲击,带来震撼。我对原生态本来就很感兴趣,一个从山里走出来的农村娃,总是用故乡原始的风貌来对它地作出评判,作出比较,总是钟情于原来的不被人为破坏的山山水水。但是,到了芙蓉镇,才使我改变了当初的看法。我们是在乘着夜色赶到这里,一座不夜城霎时呈现在我们眼前,一轮圆月悬挂苍穹,我们漫步于苍穹之下,穿梭于霓虹之间,互动于歌舞之内,徘徊于瀑布之中,声光电的完美组合让你仿佛走入了人间仙境。感觉是如此的惬意,如此的心旷神怡,这是我从未有过的心的安适。令人陶醉,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当时我想写一首诗,来歌唱它赞美它形容它,可是看到这一步一景,兴奋至极竟然不知从何处落笔。写诗当然需要心情,需要意境。比如读唐诗,读李白的诗要吼,读王维的诗要唱,读李商隐的诗要愁,读杜甫的诗要哭,既然我无法写出诗来,我只有对着这里大吼几声,算是给了它充满诗意的爱的箴言。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去看,湘西都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景观,不一样的效果。景点只是这块神奇土地上璀璨夺目的明珠。跟当地人交流,声音是那样的柔和,甜美,人是那样的亲切,就好像进入了自己的家乡,甚至连空气都填满了乡土乡音的味道。带着阵阵欣喜,我们先后参观了红石林、矮寨大桥,两个景点一原始一现代,让我们充分感受到大自然的悠远、神秘、深不可测和现代的气魄和浪漫。科技的发展和人类的智慧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比如矮寨大桥,在一个落差数百米的峡谷之巅开出来一条令人类叹为观止的现代化杰作,没有浪漫的思维和移山填海的精神是无论如何做不到这一点的,站在大桥上,想起了毛泽东的“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诗句来。是的,人类所创造的一切财富,包括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成为推动整个社会的向前发展的原动力。

来湘西相聚,我还有一个夙愿,那是必须要了却的,那就是边城,一个雪藏我心底几十年,至今仍然不能释怀的那块神奇的土地,沈从文先生一生魂牵梦绕的地方。

沈从文先生是我国现代一位当之无愧的文学巨匠。据我所知,先生上世纪初出生在湘西凤凰县,卒于1988年,享年86岁。一生中涉猎极广,既是一位文学家,同时又是一位历史文物研究者,学识渊博。在他所有作品中,《边城》一书无疑是他的代表作,在这部书里,他饱含深情,把他对家乡无私的爱,万般的深情倾注笔端。作为一名有良知的文人,他在努力思考着人性的本质,给在都市文明中迷茫的人性指出了一条明路:人世间尚有纯洁自然的爱,人生需要皈依自然的本性。故事中,他以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茶峒镇为背景,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绘出湘西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纯真爱情为线索,展现出人性的善良和美好。由于这部书的巨大影响力,当地政府将茶峒镇更名为边城镇,其作品也最终评为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仅次于鲁迅先生的《呐喊》,排名第二,先后翻译成多国文字,在世界文学史上显露出耀眼的光辉。

我对先生的仰慕由来已久,初步接触先生,是在初中的时候,那时我所就读的家乡中学条件简陋,没有图书馆。一次偶然的机缘,在家乡小镇里陪母亲赶集,在贩卖旧书的地摊上发现了这本封面已经泛黄的书,便急忙攥在手里,搜出身上仅有的钱把它买了下来。在回家路上如饥食渴地翻阅起来,深深地被书中的故事情节、风土人情和独特的景致所吸引、所感动。现在回想起来仍然依稀记得当时读书入迷的情景。

由于我们是初次去边城,不熟悉路程路况,车辆在花垣县城下高速后依照路标走的都是简易公路。一路的颠簸,车辆摇摇晃晃,加上几天来的劳累,我便很快进入了梦乡。到边城镇的时候,P君就立即将我推醒,对我说:“快看,这就是你日夜念叨的边城”,我急忙惊醒,揉一揉睡眼朦胧的眼睛,仔细往外观看:大街上人流如织,正是镇上赶集的日子,道路两旁的商品琳琅满目,货架上、地摊上各种物品堆积,明显感觉出当地的富饶。特别是本地特产如猕猴桃、野生板栗摆放醒目。女人们大多身背一个小背篓穿梭,背篓里放着日常生活用品。这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城镇,在这古色古香中透露出很多现代化的气色来。

把车辆停放好后,我们一行便步行,走进茶峒老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巨大的雕像,从黑色的底子里透露出晃晃发亮的油光。据当地人说,这尊雕像是镇上的标志,属于地标性建筑,以吸引远方来的游客。我们一路步行,穿行在青石板铺就的巷子,感觉两旁的楼房如山一般向我压来,这不是普通的楼房,是湘西特有的吊脚楼,一排挨着一排,古色古香。几乎看不到缝隙,使我不禁赞叹当时工匠的匠心独运和雕刻水平,楼上的住家在喝茶聊天,抑或家务,显得那样的闲适和恬淡,与世无争。幻想与现实总是有一定的落差,没有亲身经历这座小镇是体验不到它刻在骨子里的文化底蕴。

沿着青石板路一步一思索,一步一赞叹,意犹未尽中把我们带到了江边。纯石铺成的码头大而宽,几乎看不到现代雕琢的痕迹。垂柳下少男少女在取景写生,想把这里的美尽情描绘出来。我便迈步登上码头边的吊脚楼,从楼观看,江旁的景致一览无余,眼角眉梢处,美景如画图。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呈现不一样醉人的景色,江面波光粼粼,小桥流水人家,仿佛将我们置于桃源梦中,特别是船上几只鸬鹚慵懒的并排而立,整肃着身上的羽衣,大自然呈现一片宁静与和谐。

到了边城,不去坐船游览未免是一种遗憾,我们快步踏上一只小船,在船家的导引下,沿着江面顺流而下,河水清澈见底,青山两旁过,人在画中游,此时有李白“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豪迈和杜甫“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意境。听船家介绍,这条江名为清水江,流经三个省市,边城镇的地理位置很特殊,西与贵州省松桃县的迓驾镇和重庆市秀山县的洪安镇接壤,北与重庆市秀山县的峨蓉乡隔河相望,是湖南省的西大门和湘西四大古镇之一。319国道和在建的吉茶高速公路以及清水江贯穿全境,水陆交通十分便利。人口以汉族居多、苗族、土家族次之。2016年10月,入选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船游过翠翠岛时,我说上岛看看,希望再次重温翠翠少女曾经的爱情故事,M君因急忙想吃重庆火锅,只得作罢。

这次来湘西,因为行程紧张,竟无法抽出时间去凤凰,没有亲自拜谒先生的墓,去凭吊一番,未免留下些许遗憾。

漂浮在清水江上,听船工一声声的吆喝,和那粗犷的山歌,伴随穿船而过的水声,静静凝望山的倒影,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中学时代我们读过鲁迅先生的《故乡》、《社戏》、《祝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文章,文中所描述其家乡的景象与沈先生的家乡约莫相似。自古文人皆寂寞,谁又能揣摩作者当时的心境,把自己心中的幻象或者美好的憧憬浓缩于故事之中,来编织美丽的花环,或者记录一段亲身经历的往事聊以自慰或教化后人。其实在我看来,文以载道,无论怎样,都是作者心与心的交流和情感的表达,把对万物的空灵和精神寄托在笔下,摆在读者面前,给人们以启迪。

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家乡,在湘西南的一个边远小镇,虽然没有湘西的美,没有先生笔下的边城,但是同样有着动人的故事,给人以美的享受。“棠棣之华,翻其反而,岂不尔思”。是啊,我的家乡也值得热爱,毕竟在那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不管身在何处,始终忘不了我吸下的第一口乳汁,忘不了第一个拥抱,忘不了那一座座山,那一条条水,那一节节路,忘不了现在仍然流淌着祖先血液的至情至性的亲人,更忘不了那一座座祖先的坟。“四牡騑騑,周道委驰,王事糜監,岂不怀归”。也许我还会回到家乡,老于户牗之下,把自己的躯壳连同我的一切,回归在那一片热土,那一生魂牵梦绕的地方。

人们总是对自己的家乡情有独钟,怀有深厚的情感,把自己美好的思念尽情渲泄,给予心的寄托。沈从文先生是如此,鲁迅先生亦是如此,这是人的共性。其实,在我看来,我们所经历的都是过程,都是幻影,经历有限,思索却是无限。这就把人的灵性寓寄于万事万物之中,去彰显去表达,形成了这个光怪陆离而又丰富多彩的世界。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北宋苏东坡在《赤壁赋》写过这样一段话,大意是:“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天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不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东坡先生以文人的敏锐,政治家的胸怀,用洞穿一切的哲学家的眼光揭示了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世事如棋,白云苍狗,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湘西的美,令人心醉。我要把自己发自心底的美好祝愿带给那些正在沉浸幸福喜悦中的人们。

 

作者简介唐鹏飞,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长沙市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湖南诗歌班学员。诗歌和文学的爱好者。浮华散去,逐渐削薄昔日的棱角,徜徉于诗的浩瀚,执着于字的情怀。不为别的,只愿在文学的繁花锦簇中做一片枝下的绿叶。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