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标题

旅游散文

首页->旅游散文

矮寨

作者:姚筱琼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0日  来源:壹硯

   如今去龙山可以不走矮寨那条盘山公路了。

当年,我从那里过,晕车吐得昏天黑地,偶然瞥一眼矮寨,觉得地平线都在倾斜,后背直冒冷汗。

   司机很老了,皮松肉懒的,两眼空空荡荡地注视着前方,腮帮一鼓一鼓,隐隐透出内心的紧张。过矮寨是需要胆魄的,据说很多外地司机到了那儿都会觉得是在检验自己走南闯北的资历,多数人不得不放下架子,恭恭敬敬求本地司机送一程。

我又推开窗吐了。那时,车在云雾里逶迤。不见路,不见山,不见天,不见地,却清晰地看得见矮寨。

   矮寨之所以矮,是你在任何天气,从哪个角度去看,它都浮游在海拔线的最底端,似茫茫云海上的一座黛色岛屿,又似佛国清波池中一朵硕大青莲。路在它头上,云在它顶上。怪异而又梦幻地飘忽游弋。

   据说,看矮寨是不能回头的。回头便失魂魄。

   忽然,我看见一群白鹭从青墟墟的瓦背划过,错落有致地隐没凤尾竹林梢。流泉挂在山崖,缓缓流淌,那种速度不是你想象的缓慢,而是距离放大,视线变得失真,看不见它的流速。但那份空灵,那份肃寂,还有那份天地交融的和谐,是没有任何一种语言能够描述的。

   如今各地都在搞旅游开发,矮寨这座古老苗寨也被当作一帧风景画开发成一个旅游景点,每日供游人观光和赞赏。是的,时代永远在前进,生活永远在更新,人们的行为和思维永远没有底线,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你只能用顺理成章的逻辑去思考。幸运的是,人的审美志趣大致相同,凡看过矮寨的人回头都说心灵得到了净化,感觉它的古朴、宁静已成为一帖驱祛“钱权欲”的膏药,疗救着世人空虚、浮躁、贪婪、颓废、狭隘等等都市病和文明病。

   其实,矮寨无意抹去人间功利,也无意抹去天地浮云。

作者简介】:姚筱琼,女,苗族,湖南沅陵人。中国少数民族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著有短篇小说集《芭蕉雨》、散文集《远山阳光》、长篇小说《罪名成立》《失手》《危情布局》。长篇散文集《即将消逝的古村落》为2015年中国作协全国少数民族重点扶持作品。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