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标题

旅游散文

首页->旅游散文

土家山歌

作者:向心国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08日  来源:

    土家山歌让我时常忆起。    

  土家山歌一般采取对唱、你问我答的形式进行。他的最高境界就是根据当时的情景人事,即兴创作

  哪家有了事,或者大家聚在一起, 围在火坑旁,烤着火,那声调弯弯曲曲、长长短短、高高低低的土家山歌总会响起,寨子顿时变得活跃起来,变得生机起来。

  全寨中,最会唱山歌的是大伯,他的山歌字正腔圆,内容清晰,意义比较明白。特别是他吟唱正文前后的语气助词,也就是当今流行音乐里的过门、间奏和尾奏,唱得那样荡气回肠,唱得那样声嘶力竭。大家都以为二胡弦子要断了的时候,那圆润浑厚的男中音又冉冉地来了。这样的时刻,多数时候,大家都会报以掌声,表示认同,表示赞许。大伯往往会闭上眼睛,点燃烟,身子微微往椅背一靠,酝酿下一首歌。

  我是在外婆的教导下开始学山歌的。公公婆婆去世得早,为了守我们几姊妹和舅舅家的老表们,外公住舅舅家,外婆住我家。因为是家中的独子,素有传宗接代思想的外婆,对我特别关心。 外婆最先教我山歌的基本要求,比如四句话七个字,要求押韵等。我记得第一首歌就是:山歌好唱口难开,樱桃好吃树难栽,大米好吃田难办,鲜鱼好吃网难抬。待我掌握基本技能后,外婆就教我唱情歌。在男尊女卑较为严重的年代,一个男孩子会唱情歌是一件不折面子的事。那时候,外婆教了我好多情歌,比如:太阳出来照山中,满山花儿红彤彤,姐是山中花一朵,我是采花的小蜜蜂;不变猪来不变牛,死后变个花枕头,白天为姐守床铺,晚上和姐睡一头。

  那时候的我脑壳还算活络,只要轻轻点拨,我总能想出较为贴切的山歌句子。以致每天睡觉时,外婆都要和我对歌。她见人就跨我会唱山歌。其实,我自己感觉也蛮好的,比较得意。每次大人唱山歌时,总觉得他们唱得不怎么样,即使是大伯的歌词也有些词不达意或者不甚妥帖。

  土家山歌是一件美好的艺术品,他反映了山民的生活状态,寄托了山民太多的感情,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是一种纯天然、原生态的文化艺术形式。曾经看过一篇文章,也是一个走出山门的人,回忆家乡时,将唱山歌、拜菩萨、建墓碑等全部列入到“不好”的范畴,他说“所有老的,未必都是好的”。这句话我是赞同的,但他将山歌列入其中,我打心里持反对意见。我总是设想,如果文化中没有地方戏曲、没有劳动号子、没有地地道道的地方山歌,全世界就只有流行音乐,那将是一种什么样子?

附件下载